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方诗刊》专用博客

投稿邮箱:beifangshikan@163.com

 
 
 

日志

 
 
 
 

《尘枫寄语》吴正海  

2012-07-20 12:48:10|  分类: 第二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正海(甘肃)

呼唤悬崖(组诗)

伸出一只手,抓住柴一样瘦的风

问他:还追寻什么?

这问题比天空单调,比云轻浮

风冷颤的身躯里,传来骨骼碰撞的声音

这是回答,是回答

风在挣扎,手被他的指关节划伤

风挣脱了,留下我用痛苦和寒冷

磨碎牙齿,咀嚼他的回答,多半如是

掷地有声的回答,却咀嚼无声的回答

风将有关他的一切,都消瘦

如柴,如刃

解答过风的人,会带给人们风给他的

消瘦,冷漠

你止步于门前,用头顶丈量门的高度,然后

低头进门,门还是比你高

———但你已经习惯低头进门,你纽扣的海拔

跟门环一样,一根手指刚好够着

地板的中央,脚跟挨着门槛

你的习惯让你在自己面前如此窘

但你似乎更在乎沙发上的腔调和一个雪茄烟烧破的洞

你的三根手指刚好插入那个洞

一声咳嗽———你迅捷的收回自己的手

一只脚退到门外

没有被肯定的怀疑,在万念俱灰时

安静,聆听———

一个不太言语的世界,像一只遗留在

玻璃内的气泡,只深谙于怀疑透明的意识

与屋内无关,与屋外无关

没有被肯定的怀疑,在偶尔提及的刹那

会雷电般闪过淋漓的天空

只吼几声,无关乎肯定的怀疑的声音

你本该放下一切,兀自站立在着声音的废墟里

接受该存在的怀疑,这些只有分贝的

怀疑,它治疗一切痛痒

过去的时光多像晚上的潮汐,一层一层叠落起来

泛着白色月光,溅起的水沫包着沙子和黑夜

———始终爬不到面朝大海的那座房子

映着海的窗帘,像一只出海的帆

搁浅在有明月的窗里,等待潮汐托起

静静地出海,过去的时光终会离去

只留下窗前一幔白色的遐想,像泡沫破碎时留下的浅沙

晨曦还没出现,驶向大海

那所有面朝大海的房子里的烛光

投向那一深一浅的脚印里的洼水,极似辉煌

那的山

我到之处是那的山

那的山是想像中不曾有过的

但她的确是山,有山的沟壑和脊背

在登这山之前

我站在她的脚下,她坚挺的姿势使我眩晕

但记忆是清晰的,那的山就是她

我的脚尖还未触及到那的山

却已看到了山顶的风景

甚至看到山脚下的风景

那的山,山顶只开一树杏花,在一片坟墓之间

那的山,山脚只有她,收拾自己的裙褶

空想

看不见却看见的东西,在无限解构

我无法理清瞳孔里分辨他们的神经,发亮

比夜更黑,在白天分明地遁形

空想是褒贬不一的实用却最唾弃的,一个词汇

镶在我身体的边缘,招惹阳光

照亮我身体的一半,并带走

我身体的另一半,如同奢望而张扬的傀儡

在左右张望,在堆满垢尘的角落,阳光正剥落

我空想的坚壳,像一只臃肿的甲虫

对!我得依旧在这半个身体上

镶上空想两个字

证明被解构,也是肉体的存在

存在便是空想的证明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