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方诗刊》专用博客

投稿邮箱:beifangshikan@163.com

 
 
 

日志

 
 
 
 

《尘枫寄语》李应才  

2012-07-20 12:45:40|  分类: 第二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应才

李应才笔名林海霞光,云南曲靖人,大学本科,自幼喜欢文学,尤其钟情诗歌,创作发表诗歌两百余篇。诗歌观:诗歌是心灵的镜像,是孤独者的伴侣。

◎站街女

到底还不是晚秋
残留的枯叶
索性把霜的侵蚀
当作绯红的胭脂

 

在凄清而又空旷里
闪烁如火的眸子
像故乡的云和雨
没有泥潭不是深水

 

我记忆的痛
如獠牙的礁石
守望那些搁浅的贝壳
殉葬于层层金沙

◎风

没有风,没有云

是风淡然了云

还是云淡然了风

只留天空

蓝如铁在燃烧

没有色,没有香

是桂花淡然了季节

还是季节淡然了清香

山岚空响,是风的脚步

走来,走去

 

你枕边银铃吹响

真的不是风的故意

风在高处

正如言在心底

唯渴望唤醒季节

◎彩云之南

我斑斓的故乡

纳我如对桂花的爱恋

化一只彩凤凰

托起霞光从浦江向云岭飞翔了

西双版纳的亚洲象

载着我磐石般的期望

那梅里雪山上的雪莲

是该绽放的时候了

 

石林的峭壁

是我穿越时空的不朽身躯

怒江的听命湖畔,琴丝稍颤

便就雪雨霏霏了

◎来生,我是一朵桂花

如果,如果你愿意
我的墓碑上全刻你的名字
作为你的形象
透我一生的气息——
那迷醉的
宛如桂花的芬芳

对世间的万物
我知道我是自私的
我只愿做一只秋蝉
为桂的绽放
重复我单调的歌喉


我是用水银为心筑牢了防线
身躯的其他
就在地牢里变成最黑的煤吧
来生,燃烧我心

让桂花的清香将我唤醒

◎老兵的假肢

小时候,我时常嘲弄他

因为他的腿

是一根钢管做的假肢

丑陋而吓人

 

后来, 我们成了朋友

问他是不是电视剧里的地下党

他只是笑笑,模仿擦枪的动作

又擦拭一遍假肢的钢管

 

我突然觉得他像一枚核桃

苦涩的果皮

到坚硬的果壳

包藏的是果肉的清香

 

他于编织竹篮为生

他说竹篮上全是眼睛

他要带给战友们光明

让他们也看看理想中的生活

 

老兵已辞世多年了,如今

我一想起他,就想起他的假肢

想起假肢所焕发出来的亮光

想起举过我们头顶的信仰

◎是月亮偷走了日子

天幕上的月亮

是我亲爱的女郎

我悠长的笛声

在你的银河里荡漾

你寂静的清辉

是我喝剩一半的酒

高兴时圆圆的

像是你真的要来

悲伤时你扭曲成弯弯的小船

说要带我过海飘洋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