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方诗刊》专用博客

投稿邮箱:beifangshikan@163.com

 
 
 

日志

 
 
 
 

《阡陌鹤舞》彭芃、宋秋芹、倪玲霞  

2012-07-19 12:34:25|  分类: 第一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芃

 

听风,划过浅浅的忧伤

                    (一)
  七月,蔓延着热恋的温度,流云般涌动的葱茏,被攥成掌心的汗渍,粘湿的眼眸,乱了等风的心情。
  听风,成了一种渴望。光芒中的纤尘,被热浪蒸腾的气喘吁吁,却喊不出停止。
  这一季,想念夏风身披青翠的纱巾,从海的方向来,纤巧地穿过七月的栅栏,带着轻吟的哨音,吹远热浪……一抹海的影子,让多少蹒跚的目光,和风的足印一起,搁浅在沙滩
  一朵不带雨的云,浅浅飘过额头,牵着我的目光走了,于是这个夏天,我只用嗅觉鉴别阳光的纯度。我闻见七月的阳光有一种鲜嫩的味道,可我的心,却滑过尘世的炎凉,在阴暗的角落里细数伤痕。
  (二)
  雪掩素心。自从一个世界变成了另一个世界,寸寸芳华,染遍烟凉。
  时光早已掠取了我青葱的颜容,爱情也一样在书页间凋落了艳丽,浅淡的字色里,你还会翻动那个为我收藏的夏天吗?  
  往事留下我温婉的笑容,覆盖的灰尘早已死去。青春,前尘,爱恨,冷风,守着一堆杂乱的文字无从忆起,却从不曾忘记。  
  岁月的冰层,封着一些无法收拾的甜蜜和伤痛。
  又一季水月如梦,我的眸子,穿过清凉的溪流,挡不住飞舞的忧伤。
  (三)
  很多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无数粒尘埃在光影里飞舞。
  热度蒸腾的结果,不仅使该沉淀的杂质沉淀了,也使一些该升华的水汽变成了云。从柔软到更柔软,从匍匐在别人的脚下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是一个多么幸运的过程。
  而我无意于任何高度,只想坐进一朵花里,听风。  
  每个人的一生也就是一朵花开的时间,荣枯早已注定。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此等淡泊胸怀,绝非寻常人可及。  
  我是一朵百合花一样纤柔的女子,谁的怜取,终将博我倾香一醉?甘愿屈曲爱情的掌心,不念世间荣辱,却在意情缘去留,貌似潇洒的转身,谁能看见我一脸的潮湿?
  (四)
  正午,我的窗外,一枚攀援的青藤喘息着停下脚步。
  偶尔有风。我听见,蓝幽幽的香味开始流动。  
  一直认为,夏天的美,蝶知道。
  一只凌风的蝶,斑斓的羽翼折射着太阳的光芒,翩翩燃,快乐写满了舞步。只恋一缕清香,花影里浅唱,红尘里起舞,香痕上,草叶间,轻盈伫立。
  我,也想安心做一只漠视沧海的蝶。享一季风华,揽一世痴语,舞到秋尽,枕着枯萎的花颜再做一个关于春夏的梦。
  (五)
  喜欢在暮色浅浅的时候,坐进一捧晚风里,看烟霞晕红的西天,怎样点点凝重。  
  夕阳已坠,许多黄昏时的故事冉冉升起,心房不可遏止地被记忆点亮。闭目,听见云朵哗然消瘦的声响,为我驻足过的那片烟云,正散落一地的橘黄。
  远处的风景隐没。近处的风,在我的视线上逐渐朦胧。霞光渐灭,几只飞鸟衔着一天的故事,向着家的方向急飞。
  常常在这个时候,我也开始了躁动不安,回眸,第一眼望向家的方向。
  那里,有一个小小丫头,是我生命的全部,她依恋的眉眼,为我点亮一盏温暖的灯。
  (六)
  一场雨湿了眼眸,也洗了尘世的浮躁。雨声急缓一致,划开心上早已僵硬的疤痕,一些泛黄的记忆倾泻而出,随风,趟过深深浅浅的水痕。
  原来,遗忘不了的缱绻,也潜藏在眼角的细纹里,每次雨落,舒展的细纹便会牵引伤痕微微的疼。多少次等你,在雨中,等你深邃的眸光,点燃我的长发;等你青衣飘飘,张扬我的笑容;等你,用我烟一般迷离的眼神,水一般柔弱的心语;等你,精致了诗韵,凄美了光阴,不散的心音,还在风里摇曳生姿。
  烟雨霏霏,点点晕开骨子里的寂寞。雨中,再也不见你狂奔而来的身影。万千痴缠终无力,手上的油纸伞再也撑不出曾经。
  (七)
  繁华过后已千年,茫然四顾时,跌入一幅水墨渲染的世界,镜花若梦,亦清晰亦朦胧
  素颜淡淡,依旧在章节里行走。看过一些精彩的情节,也期待自己的笔下,能开出艳丽的花朵,在别人的文字里品尝了温暖,回到自己的字上,尽管很努力,涂抹出的,依然只是一片墨色烟雨。
  对镜自顾,蹙眉浅伤,不觉盛夏入眼。
  陌上花,一季繁华,在夏的深处,为谁,吐着点点馨香?
  闲看风清月白,淡对烟云去留,花开花落几番晴?缘起缘灭应有时。我努力省悟一些必然,看向天空的视线逐渐清晰。  
  用尽缄默的方式,色泽鲜亮的梦,在风中,逐渐苍白了初衷。
  一个人的城里,淡了爱的癫狂,所能握紧的,只有一痕浅浅的忧伤。
  (八)  
  水声潺潺,依稀笙歌。想你,不奢望结局。
  一份缘带来挥之不去的惦念,一次遇见倾失了所有的玲珑。
  如果爱情可以重塑,许多情节我会加倍珍惜。远方的橄榄树,落满过一树的蝴蝶,只是我没有像三毛,把心,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朵。  
  你一直期待的渡口,谁陪你等开往彼岸的客船?最终接纳你的远方,是否也有一棵树,结满了七彩呢喃?
  每次回首,想你,依然。寂寞的砧音四起,驻足聆听时,不敢惊动你最初的笑容。
  (九)
  酷夏,一直很像春天,因为淫雨霏霏,很久没有看到阳光和月亮,如酷热时的期待,只有风,快乐地穿行。带雨的风,柔软的就像一缕呼吸,它并不在意我的快乐与悲哀,总是不经意地,把我的思绪轻轻扬起,又温柔放下,折磨,如此简单,反反复复。
  字里,我习惯忧伤,字外,我习惯冷漠,不管季节如何善变,我只坐在字间听风。风语千年,划开多少过往,也轻飘飘带走了多少回望。昨日的莺语呢喃,今日的寂寂芳草,多少欢歌,多少叹息,风,都知道。  
  风还知道,我的一痕忧伤,在低低地飘。  
  雨,还在下。不管我是否已经拧干了湿漉漉的心情,日子不动声色地催我前行。
  (十)
  你早已放弃奔赴同行的水岸,一章章呕心沥血的诗文已成多余。
  太阳终于击碎乌云密布的低空,妩媚的光影里,染有体温的诗句被我投进水域。字块氤氲着最后一丝留恋的墨痕,我疼痛的目光中,关于前生的诸多誓约,被波光残忍地凌迟。
  等待的船只在风里轻摇,你来还是不来,它都将渡我远离,来路,回不去的月色如烟,终会被时光掩埋。船抵彼岸,我将孑然独行。 
  风,转眼老去。

 

宋秋芹(黑龙江 昵称月亮女儿)

生命绚丽,因你我相依

《阡陌鹤舞》彭芃、宋秋芹、倪玲霞 - 北方诗刊 - 《北方诗刊》专用博客     校园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杨树,还有一棵也是杨树。

     一这样开头,马上就想起了鲁迅的《秋夜》,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高中时,老师讲作文时曾做过要求,我们写文章不能像鲁迅,人家是大家,他可以这样写,但我们绝不可以这样写。可没办法,我就是喜欢这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的风格,怎么读都觉得有韵味。所以今天,在对两棵树进行描绘时,我还是固执地学了回鲁迅。 

    这是两棵树。缘让它们在这里相聚,生存于同一片蓝天下,呼吸着相同的空气。  它们较其它树都要高大,都要茂盛,远远望去,两树冠连成一个整体,形成和谐的半圆形,就像一棵树。春天,冰皮始解,别的树还未冒出新绿,树枝间还泛着萧瑟时,它们已一片葱笼,每片叶子都浓绿的要挤出水,将整个校园,点染的生机勃勃。

    我奇怪,是什么使它们能最早地迎接春天,是什么使它们于寒冷中挑起一片浓阴,又是什么使它们在风雨中支撑出一片茂密。看着它们相依的身影,终于,我明白,它们,一定是同心树。它们将关心送给彼此,相互扶持,相互鼓励,共抗寒冷,共担风雨。它们的根牢牢地抓住脚下的土地,彼此给予养分,彼此缠绕着,永不分离。 它们有属于自己的天地,却血脉相通,在一片静止中将彼此的生命渲染的酣畅淋漓。    

这里有两棵树,一棵像我,一棵如你。因为彼此的相依,我们才无惧于风雨,因为心灵的相惜,我们的生命才无比绚丽。

 

 □倪玲霞(陕西 昵称田野秋色)  

   秋天的早晨 

    早晨,雾濛濛的,天空没有了往日的晴朗与明净

    骑车进入山沟,直感觉雾越来越浓远处的村庄庄稼模糊不清,近处能看到微弱的车灯。此时,太阳似乎丢失了往日的威风,只露出淡淡的小小的一个红点随着沟的延长,太阳慢慢变亮变大。直到翻沟,才看清太阳的脸还是那么有气无力,没精打采。我的心情也随阴霾烦闷。

   来到学校,看到可爱的孩子们,便忘却了一切马上投入到跟班早读中。第二节课下了,看到太阳终于脱乌云,完全露出笑脸

   呵!今天又是个好天气!农民可以顺利的秋收了。

 

□曾宪萍(黑龙江 笔名碧叶儿摇摇)

 今夜雪

午夜,窗外飘起了雪花望着那混在冻土里的雪,我沉思起来……

我总在想这洁白的雪怎么会和北国黑土混在一起呢?我想了很久,似乎想通了,这雪恐怕专门为这片肥沃的黑土地而来吧?雪掺在冻土里,连同半空中的灰尘一同掠走,与黑土灰尘搅在了一起,一起沉睡在路旁,一起渡过北方漫长的冬天。尽管如此,雪仍掩藏不住自身的干净、清洁。当你想证明的时候,不妨掬一抔雪土,放在暖室的杯子里,你会发现用不了多久,雪化成水与黑土自然分离了。如果加热,那浮在透明锅盖上的水蒸气,又会让你想起它的轮回。

      路灯下的像细细的雨丝斜斜的飘舞着,它比雨丝更多了一些色彩。那雪映衬着路灯下串串红色的中国结煞是耀眼雪地上留下的还有一歪歪斜斜的脚印……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